毛啸:高一就被清华提前“预订”,高三却去了麻省理工的“熊孩子”-少儿编程教育网

他曾经是老师眼中的“熊孩子”,高中时获得清华保送,被麻省理工学院给予全额奖学金录取。他自小学开始学习信息学,初三的时候他进入了信息学国家集训队,高一时获得清华保送资格,创下连续四年夺得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的记录。除此之外,他在初二时曾经获得百度之星三等奖,高三时曾经获得计蒜之道三等奖。他就是被很多信息学学子戏称为“毛爷爷”的——毛啸。

兴趣是好老师 让孩子选择更关键

在上小学的时候,毛啸曾经一度很迷恋单机游戏。作为计算机工程师的毛啸爸爸很担心儿子会沉迷游戏,就做了一个控制程序,避免毛啸玩游戏。结果,没想到脑子灵光的毛啸很快破解了爸爸的控制程序。

父子俩暗中在“玩游戏控制”这个问题上互相攻防了一年,爸爸看毛啸的学习也没有怎么受到影响,就不再进一步干涉了。

这段有趣的经历让爸爸看到了毛啸在信息技术方面潜在的可能性,于是爸爸带着还在上小学的毛啸参加了青少年宫的信息学兴趣班。

据毛啸自己介绍:“信息学竞赛是我小学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的,小时候有人给爸妈说英语好、数学好的话非常适合去搞信息学竞赛,那时候还叫“电脑奥数”,我爸妈发现我数学、英语还不错,就顺理成章走上了信息学之路。”

现在,在很多长沙家长的口中,毛啸已经俨然是一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而事实上,他曾经也是“熊孩子”。上小学时,毛啸曾经有段时间上课不太认真,常常干些与课堂无关的事。“他有时还会和同学起冲突。”毛啸的爸爸说,他和毛啸的妈妈因此经常被老师“请到”学校谈话。

父母感到孩子“人际关系”出现“危机”,特意带着礼物到学校向小朋友赔礼道歉,在老师的帮助下还为毛啸举办了班会,让同学多了解他。

对于一个“熊孩子”,教育起来其实会费心很多。据毛啸的爸爸介绍:“在孩子五年级之前尽量让孩子接触各种知识和兴趣班,比如围棋、钢琴等,找到孩子的兴趣特长,再根据孩子的兴趣特长加以引导和培养,让孩子找到信心。”

但是,兴趣班太多引起厌学的问题并没有发生在毛啸身上。父母给予了他充分的自主权,“小学的时候,父母送我学了钢琴、画画、围棋等培训班,家里还花重金买了一架钢琴,但是我都没啥兴趣,父母也不强迫我必须去学。”毛啸说,他觉得自己的父母是特别开明的父母。

除了学习和成绩 还有朋友和生活

“我通常比别的同学学得更超前,比如我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学微积分了。”毛啸在学习上花的时间是别人的两三倍,常常一学习起来就废寝忘食,“其实,我们更希望他能够健康快乐幸福地成长。”毛啸的爸爸说。

读初一、初二的时候,毛啸每天都是疯狂的看书、编程,两耳不闻窗外事。为了超越一位身边曾经有位让他很敬仰的同学,毛啸就让自己进入了“入定”的状态,几乎断绝了与同学的互动。同龄人喜欢什么歌什么电影喜欢玩什么,他一概不知,也没有什么真心朋友。

毛啸:高一就被清华提前“预订”,高三却去了麻省理工的“熊孩子”-少儿编程教育网

在机房训练时的毛啸

这种学习方法的确奏效,毛啸初一在 NOIP 提高组中拿下了二等奖的成绩,初二时就已经是 NOI 的金牌选手了。可是这也给他带来了困惑,“由于完全没有接受流行文化,同学聊的明星我一无所知,几乎与他们没什么话题。有一天,我突然问自己,这样的生活有啥意义?”毛啸在接受采访时似乎并对脱离生活、只顾学习的状态有些后悔。

上初三的时候,他意识到自己和同学、和社会脱节了,慢慢的开始融入同龄人的生活,“人不能只有学习能力,还应有生活能力、社交能力,有自己的朋友圈。”毛啸说,他很快调整了学习方法,还开始积极学习烹饪,提高生活技能,平时也和同学聊聊天、打打羽毛球、开开玩笑,不仅性情变得阳光起来,还交到了几个好朋友。

“我觉得人是应该学会享受生活、感受美好的。”毛啸说,他只有坐在电脑前,才会思考专业问题,其他时间该干嘛就干嘛。“很多人都很崇拜数学家陈景润,但是我却不认同他的生活方式,他是那种走在路上会因为思考问题撞上电线杆的人。”毛啸说,走路就好好走路、逛公园就好好欣赏美景,没必要把自己的生活搞得这么苦。

现在,生活中的毛啸平时晚上会去跑跑步,锻炼身体。他时不时的还会学习一下法语和西班牙语,“虽然除了中文和英语,我在其它语言上还是菜鸟,但是我还是希望未来我可以熟练掌握其他语言的。”毛啸说。

信息学学习重兴趣和心态

兴趣像一把万能钥匙,打开了毛啸的人生成功大门:初三他进入国际奥林匹克竞赛信息学国家集训队,高一获得保送清华大学的资格。“由于保送生资格要求是高中籍的学生,否则,初三时就能获得保送资格。”毛啸一直将中学的这段经历视作最自豪的事情,他曾连续四年夺得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。

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——小学四年级刚开始学习信息学的时候毛啸也曾经遇到过困难,“当时我们初学的还是 Pascal 语言,刚学的时候看了一些书,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会对着书抄,甚至还把一个求圆面积的程序的注释原封不动地抄了上去,有时还忘了打分号。虽然刚开始学的时候很难,但是凭着对编程的兴趣,我还是咬着牙往下学。”

坚持学习一段时间后,毛啸不再像一个门外汉那样认为“学信息学就是学编程”了,他意识到编程语言仅仅是信息学的基础:“后来逐渐写的东西多了,再加上爸妈的引导,我开始了解语法,本以为学这些就够了,后来才知道还要学算法和数据结构,当时连递归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。到了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学习了图和树等一些数据结构知识,便开始和一些高中生每天在机房里一起训练,这时候我才正式踏上了信息学竞赛之路。”

毛啸:高一就被清华提前“预订”,高三却去了麻省理工的“熊孩子”-少儿编程教育网

参加百度之星程序设计大赛时的毛啸(左三)

“上道”之后的毛啸在为记者介绍信息学时说:“信息学是一门很有魅力的学科,你的思路是可以天马行空的,不管过程怎么样,只要最后的数据是对的,你就赢了。我并非为了考试而去做这个事情,当我把其他同学远远地甩在了身后,我会有一种优越感和成就感,学习也更有动力。” 不难发现,学习了一段时间后,毛啸对于信息学的兴趣已经转化为了信心。

2013 年,尚在上初二的毛啸创下了百度之星程序设计大赛最小总决赛选手(14岁)的新纪录,并在总决赛上获得了三等奖的好成绩。在当年百度之星颁奖典礼上,时任百度高校品牌部负责人张高曾表示:“初中生也能够有很好的成绩,是对大学生选手们的鞭策和压力。”

2016 年参加汇集了顶尖算法高手的一个竞赛时,当被问及学信息学学习的经验,毛啸则再一次强调兴趣和心态的重要性:“我在 2015 年的时候就听说了计蒜之道,当时我打过了初赛,复赛时候在回程的火车上,由于比较急出错,错过了那次决赛。不过计蒜之道 2016 决赛算是赶上了。我觉得在我的竞赛历程中兴趣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对竞赛没有兴趣的话很难做下去,没有动力,便会成为负担。”

毛啸:高一就被清华提前“预订”,高三却去了麻省理工的“熊孩子”-少儿编程教育网

计蒜之道颁奖仪式上的毛啸(右二)

“有了动力,在知识的积累和练习上才能做到不厌倦、不气馁。还有一点是心态,无论是高考还是信息学竞赛心态是非常重要的,尤其是竞赛,所有题加起来一共也就三道,比赛时间却又有很长,心态一定要好,不然发挥失常容易导致后面的题出错,对做题思路有很大的影响。”

“以前我做题的时候只要不顺心态就出现了问题,后来我及时调整,就算做得不好也会暗示自己或许能翻盘,如果做得好,我会暗示自己后面更加重要还需要谨慎。一旦心态平稳,克服了其他容易扰乱自己的情绪,对于自己成绩提升有很大的帮助。”

2017年,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的第 29 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(IOI 2017)上,入选国家队的毛啸代表中国出战,并以 324.71 的成绩获得银牌。为他的中学信息学生涯花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麻省理工全奖邀请 放弃清华保送

高一就得到保送清华机会的毛啸除了继续做信息学竞赛练习,也同时为更高的目标做足了准备——冲击美国的计算机科学的最高学府。

仅仅一次托福考试,他就获得了 106 分的高分(满分120分)。并且以满分通过了 SAT2 的物理和数学考试。 2017 年,毛啸被美国麻省理工学院(MIT)录取,成为了该校在中国大陆录取的为数不多的五个学生之一,并获得该校每年提供 5 万至 6 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 35 万元至 40 万元)奖学金。

在已经获得保送的清华和全奖录取他的麻省理工之间,毛啸曾经也纠结过一段时间,最终他选择了麻省理工学院。

毛啸:高一就被清华提前“预订”,高三却去了麻省理工的“熊孩子”-少儿编程教育网

在记者采访他,问他学习的经验时,毛啸强调了学习的计划性:“我觉得只要你是有计划有目标的,并且根据计划一步一步完成,学习就没有那么难。”在英语老师布置三千个单词的记忆工作后,毛啸给自己定了一个更高的目标——分步骤记完四本单词书,一共是 2 万多个单词。

结 语

对于未来的人生规划,毛啸也还在继续探索:“如果以后有机会,我以后可能会找一个教职。我也有可能去 Google、Facebook 这一的知名企业。但应该不会去当个竞赛教练。”

在过去的采访中,毛啸曾经总结了一些经验:

  • 你的水平不取决于你解决了多少个题,而是取决于你是如何思考的。
  • 当你试图去解决一个问题时,你应该先独立思考。如果你实在没有思路,那么你应该去一点一点的读别人的题解,而不是一次性都读完,尽可能确保能有更多的部分是你自己做出来的。之后,仔细思考下,为什么你会想不出来依赖于题解解决的那些部分。
  • 千万被抄别人的代码,每个人都有他独特的解题理解方式。

对于“三思而后行”,毛啸给出过一个有意思的翻译——“Think twice, code once”。或许对于学习信息学的同学们来说,这是一个值得写在电脑桌面上的座右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