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进入IT职业教育领域开始,达内一直在挖掘百亿级的市场潜力。但他逐渐认识到,职业教育是个有挑战的生意,这些挑战在什么地方?他指出这几点:市场规模小、获客成本高、课时单价低、客户构成杂、支付能力差、服务环节多、负面报道多、一锤子买卖……

即使职业教育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的生意,除了职业教育的百亿级市场之外,达内公司将目标转向了千亿级的K12领域,在少儿编程教育方面寻找新的突破点。

韩少云谈达内的转型与挑战,在少儿编程教育寻求新突破!-少儿编程教育网

“我们就看上了K12这个市场,但我们又不能从语数外去做,语数外已经被新东方、好未来做得比较透,从这个市场进去比较有挑战。我们就从少儿编程教育开始做起。”

达内公司未来的业务模式可能就变成了成人的IT教育加上少儿的IT教育并举的这样一个业务模式,我们的主方向还没有偏向,还是以IT教育为主,只是把我们的学生人群向下延伸了,以前都是18岁以上,现在8-18岁以下的人群也是我们的客户。”他说道。

韩少云谈达内的转型与挑战,在少儿编程教育寻求新突破!-少儿编程教育网

他坚信,未来K12会成为一个非常大的市场,至少有千亿级的市场规模。进入到千亿级的市场规模,达内公司才能有机会做到一百亿的市场份额。达内公司从2015年开始投入做少儿编程教育。

进入一个新市场,有转型,也会付出代价。他表示,达内经历过三次发布财报、股价三次暴跌的情况。根据韩少云演讲PPT内容显示,过去三个季度,达内公司的股价下跌了近60%,从均价18美元下跌到现在的不足9美元;过去三个季度,达内公司的市值从10亿美元,到现在不足5亿美元;连续四个季度的利润是同比下滑,股票下滑的幅度(50%左右)远高于利润下滑的幅度(平均20%左右)。但在他看来,这些都只是短痛而已,“短痛是为了不长痛”

在短痛中,达内也在积极寻求措施,将运营全面优化升级。“我们在去年一年开了60多家成人中心,今年受大环境的影响,一些中心运营不好,我们差不多关闭了30家中心。当然同时也在开新中心,成人我们开了40家中心,少儿我们今年开150家中心,把不盈利的中心关掉,新中心要继续开,要选择新的城市,同时进行运营升级。”

他自信地说,“在教育领域百亿级收入的公司只有两家,显现的只有两家,新东方、好未来,我觉得未来五年教育公司还会出现更多百亿级营收的公司。达内公司做这样一个转型,未来五年我们就有机会能够发展到百亿级公司这样一个阵列。”

韩少云谈达内的转型与挑战,在少儿编程教育寻求新突破!-少儿编程教育网

韩少云表示,过去达内公司用远程双师的模式创造了一种达内模式,未来希望通过转型进入到K12领域以后,能够做到“达内速度”。“为什么会有达内速度这样一种说法?达内做成人教育是具有挑战性的,就会把我们的团队管理、产品、营销磨炼得很强大。这样的话,当我们去做一个大市场,就会做得很顺手。这样我们做起来就会很快。”

韩少云谈达内的转型与挑战,在少儿编程教育寻求新突破!-少儿编程教育网

他透露,达内现在新开的少儿中心每月至少达到15家,其中差不多50%的新中心三个月就可以实现现金盈利。根据他提到的二季度数据,“我们跟去年比,增长了五倍,再看右边那张图,我们单月就是三级跳的发展速度。

我相信过去16年通过达内的模式,我们缔造了第一个职业教育领域的独角兽。未来五年,我们希望通过达内速度,再打造第一个青少年编程领域的独角兽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