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第一幅参加艺术品拍卖的AI画作,以43.25万美元 (约300万人民币)的价格成交。

300万成交!佳士得拍卖出首款AI人工智能画作碾压毕加索-少儿编程教育网

这幅画作名为《埃德蒙·贝拉米肖像》,是由巴黎一个名为“显而易见”(Obvious)的艺术团体,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创作而成。

这幅并看不清人脸的《埃德蒙·贝拉米肖像》,是用算法和15000幅从14世纪到20世纪的肖像画数据制作而成。在绘制的过程中,算法可以将新作品与已有的“人工作品”数据进行集中比较,直至无法分辨两者的区别。

一些艺术家和鉴赏家认为,这台人工智能机器学过千千万万人类的画,然后拼凑出自己的画——它跳不出框框,称不上原创,也就算不得艺术。但在这场为期三天的拍卖会里,同场拍卖的还有20多幅毕加索的画作,没有一幅比《埃德蒙·贝拉米肖像》拍出的价格高。

300万成交!佳士得拍卖出首款AI人工智能画作碾压毕加索-少儿编程教育网

我叫Edmond de Belamy,是这个星球上第一幅参加艺术品拍卖的AI画作。

从今天起,我就有新主人了,虽然还不知道ta的名字。

1968年,毕加索说,计算机是没用的。

2018年,我身为AI的作品,也能和人类画作共处一室一同参加活动,又是压轴出场。

这场佳士得拍卖会为期三天,里面有20多幅毕加索的画,没有一幅比我拍出的价格高。

300万成交!佳士得拍卖出首款AI人工智能画作碾压毕加索-少儿编程教育网

△ 毕加索的女人头像

比如,这一幅毕加索的版画,落锤时只有10万美元。不止毕加索,全场三百多件拍品,也只有一幅比我的成绩更好。大概,我已经是艺术品了。这种感觉从未如此真实。只是,我的身世似乎出了一些问题,还引发了艺术圈的不适。

作为一幅刚刚拍卖成功、并有些膨胀的AI画作,请允许我详细介绍一下自己:

我出生在法国,一个叫做Obvious的艺术团体里。当然,它不是单纯的艺术家团体,里面除了艺术家,还有AI研究人员。

这些人类,不自己作画,而让GAN (生成对抗网络) 来画画。GAN是一种自攻自受双重人格的AI,身体里藏着一个“画师”,一个“鉴赏家”。

只要用大量人类画作来投喂AI,“画师”会学着生成自己的画,“鉴赏家”就负责鉴定,哪些画是人类所作,哪些是“画师”生成的。

“画师”努力骗过“鉴赏家”,“鉴赏家”尽量揭穿“画师”。一来二去,两种人格都越来越强大,GAN的画作便越来越逼真。

300万成交!佳士得拍卖出首款AI人工智能画作碾压毕加索-少儿编程教育网

△落款,是GAN的价值函数,这很AI,也很艺术

我就是GAN的肖像作品。图像生成之后,印在帆布上,又镶在镀金的木质画框里。不过,我并不是Obvious团队唯一的画作。

看我的名字“Edmond de Belamy”,可能也想象得到:我背后有个庞大的家族,姓贝拉米 (de Belamy) 。

贝拉米,来自法文的“Bel Ami”,好朋友的意思,是为感激Goodfellow发明了GAN,把他的姓“翻译”成了法语。

我只是家里的一个小辈,今年才出生。

300万成交!佳士得拍卖出首款AI人工智能画作碾压毕加索-少儿编程教育网

△ 11人家族

罗格斯大学的研究人员,是真的想帮AI摆脱模仿的枷锁,放飞自我。拥有创造力,可能是走向艺术的一大步。

那么,你觉得我算艺术品么?以及,如果你有300万,是买我,还是毕加索的那幅画?